柳甫☆

这儿真选组副长夫人。柳甫。多指教么啾!

争执的场合

♥一如既往的开场白
♥这里柳甫 真选组副长夫人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你们(啊当然了十四属于我)
♥欢迎勾搭
♥欢迎评论
♥么么哒
♥今天又是天然卷专场_(:з」∠)_
♥ready 🐶!!!!!










坂田银时

        现在是凌晨一点零几分,你一个人飘忽着脚步游荡在江户的街道上。呼啸的冷风狠狠地抽打在你布满泪痕的脸上,生疼。不过是刚刚开春,江户的夜晚依旧是相当的冷,可你只着一件单衣甚至连袜子都没有穿。你是从万事屋跑出来的,非常狼狈的哭着跑出来的。

        你沿着河岸下去,慢慢地靠近那条小河,在小河旁坐了下去,蜷缩身子,感觉这样似乎就能暖和些。

        在这偌大的地方,离了万事屋你竟无处可去。你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回想着几个小时前发生的那场史无前例的争执,情不自禁地竟然觉得自己竟有些可悲。

        瞧瞧,几个小时过去了,他甚至都没有出来找你,你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

        昨天。上午六点半,被生物钟叫醒的你在给了自家银色卷毛一个早安吻之后起床洗漱去做了早饭。七点叫小神乐起床,八点半才把昨天晚上又宿醉了的男人叫了起来,你给他煮了碗粥冲了杯蜂蜜水帮他醒酒,九点你出去上班。

       “噫?♡酱,那是你家旦那吧,他旁边的那个是…那个死神太夫?”你的同事拽了拽你的袖子指向窗外正并肩行走有说有笑的那一双男女。

        你脸上挂着的笑容渐渐凝固,却并没有像曾经那样变得狰狞。你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看见他们两个并肩了。你甚至从曾经的吃醋变成了现在的…自卑。

        那个死神太夫你是认识的,不仅仅是你,你的闺蜜阿妙,神乐也认识,甚至跟她关系甚好。她被阿银拯救过,她也喜欢阿银。

        怎么形容那个女人呢?漂亮,帅气,骄傲。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她都是一个相当完美的存在。你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去讨厌她。你揉了揉自己僵了的脸蛋重新挂起笑容推开店门走了出去想跟他打个招呼。

         ……

        你错愕的呆愣在原地,看着那个自始至终都没回过头看你一眼的银发男人跟着月咏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你的视线里。

        你回到店里给了那个满是担忧的看着你的同事一个大大的笑容只不过看起来相当牵强罢了,“只是委托而已没有关系,我相信他。”说出来的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同事还是安慰你自己。

        你回到万事屋是晚上七点。天已经有些黑了。可是屋子里空无一人。

        神乐不在,新八不在,坂田银时也不在。

        你一个人草草的糊弄完了晚饭就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他们回来。这一等就是三个小时。

        坂田银时回来了,神乐跟在后面。你拉过坂田银时冷着声音问他“你去哪了?”

        神乐眨巴眨巴眼睛靠着墙边偷偷的溜回了房间。客厅里只剩下你和那个天然卷。

       “做委托啦,委托。”他漫不经心地挖着鼻○,眼神四处乱飘。

       “委托?”你双臂环胸勾着嘴角看着他,“做委托能做到晚上十点?!我看你是做了什么在床上才能做的委托吧?!嗯?!”

         他“哈?”了一声,手上的动作一顿,瞥了你一眼,“银桑我可是好男人哦真真真好男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少女。你真是太伤银桑我的心了。”

         你抿了抿唇,“哼?那你,今天下午一点,在哪里?跟谁?”

         他似乎被你的咄咄逼人吓了一跳,挠了挠自己的卷毛,回了一句“啊哈哈…银桑,银桑应该是在…在新吧唧家的道场里!嗯没错。”

        “你糊弄鬼呢?今天下午一点,我和我同事亲眼见到你和那个什么死神太夫一起走在歌舞伎町一条街上!”你一手拍在桌子上,狠狠地盯着他。

         “…诶?是嘛?啊哈哈哈哈哈银桑的记忆突然出错了呢哈哈哈哈哈…”他干笑着眼神飘忽冷汗一个劲的往下淌。

         “怎么了?被我拆穿了?嗯?我说啊,我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地看见你们两个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了!我也不是一次两次的想要跟你打招呼却被你无视了!更不是一次两次地像今天这样从七点自己一个人吃完晚饭等你们回来等到十点了!”你的突然爆发让男人有些无措,他想开口说些什么。

          “那个什么死神太夫!难道不是来自吉原?!我知道你们关系好你救过她!但她毕竟是个从吉原出来的人!更何况她还喜欢你!”其实你并不歧视或者反感那些妓女,甚至你蛮同情她们的,在陌生的男人身下承欢,却还要强装喜欢,明明女人应该是被人爱护着的不是么。

           坂田银时突然皱起了眉头,“喂…”

          “她又不是不知道你已经有了女朋友!那她却依旧离你那么近,该说,不愧是从吉原里出来的女人么?!”话刚出口你就后悔了,明明知道的,知道那个女人不一样,知道那个女人在你面前男人心里的地位和神乐心里的地位不一样的!但是…

            你张了张嘴要道歉却被面前的男人的眼神吓得一愣。随着身后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的是神乐的喊声,“月月才不是那样的女人!♡你怎么可以那么说她?!”

            你当然知道月咏不是那样的女人,可是,你害怕,你委屈。你害怕她终有一天会夺走坂田银时,你委屈她远远比你够格站在坂田银时身边。她强大,甚至可以帮助坂田银时和他一起并肩作战,她够漂亮,跟坂田银时走在一起甚是养眼。这些都是你没有的,你没有颜值,没有身材,没有武力值。

            你看着银时注视着你的目光,那是你所陌生的,闪烁着冷光的鲜血一般的…

            你咽了口唾沫不受控制地大声喊道“我有说错么?!跟一个有着女朋友的男人走的那么近的女人,会是什么好东西……”你的喊声被一声清脆响亮地耳光打住了。

            眼泪瞬间就掉下来了。坂田银时不打女人这你知道,但是他却打了你,打了你一个耳光。“喂喂少女,谁给你的自信和勇气让你说出这种话的?哦?有女朋友的男人?不好意思他现在没有了。”

            坂田银时懒懒的嗓音让你瞬间僵在原地,诶?没有了?什么…意思?

           你抬起头对上了那双满汉怒意的眸子,坂田银时,他…为了那个你嫉妒的女人,打了你啊。你心里也很清楚,坂田银时向来在乎他的同伴。哪怕嘴上一直嚷嚷着烦,却总是能为了他们赴汤蹈火不惜付出性命。

            你不过是一个,后来,中途中插足的人。啊…突然想起来了…你是在坂田银时和月咏认识之后才认识的坂田银时…啊…搞了半天,原来你才是第三者。

            你轻轻的笑了出来,坂田银时锁紧了眉头。

           “好啊,那么我就,离开了,单身的坂田先生。打扰了,抱歉。”你深深的鞠了一躬又回过身面向眼眶有些发红的神乐,“对不起神乐,用一些肮脏的言语侮辱了你的朋友,非常抱歉。”

             腿,有些发软,声音忍不住的在颤抖,你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抓起沙发上的包飞也似的冲出了万事屋,外套没有拿连鞋也没有穿。

            有哪里可去呢?你的父母都不在这,你的同事又都有自己的家人,更何况现在已经十点多了。

            真是可悲啊。终于露出了那副丑恶的嘴脸了么?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脸颊滚落而下,啊啊,真是狼狈极了。

——————

            你睁开眼睛站起身子,从包里掏出手机,却意外的看到了许多未接来电和短信。

            神乐的,新八的,阿妙的,☆酱的。

            你合上了手机,额头抵在手机上,深深地吸了口气,你不想看他们的短信,也不敢看。

            “找到了。”突然你的身后出现了一道黑影,你瞬间起身回过头发现,那个你所嫉妒的人,死神太夫月咏,正站在你身后嘴角边挂着一抹无奈的笑意。

             “女孩子这么晚一个人在外面可不好哦。”她走上前来把手里带着的衣服披在了你的身上。

               你羞愧极了,你觉得你的脸现在一定红的像个猴屁股。这么跟她比起来自己简直差劲极了。自己哪有什么资格去嫉妒和侮辱她呢?

               月咏将你搂进怀里,摸了摸你的头,“我都听神乐那丫头说了,有些事是我做的不够妥当,给你带来了困扰非常抱歉,我以后会注意的。还有那个混蛋当时完全是冲动,你知道的,在他心里你是一个很美好的存在,他觉得你不应该说出那样的话,那不是你会说的话。那家伙,在你跑出门不到五分钟之后也冲出了门,但一直没有找到你,后来甚至不惜到真选组敲真选组的大门来求助,他过来找我的时候,狼狈极了。头发乱糟糟的气息也不稳定,眼眶通红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后悔和自责,他浑身都在颤抖,他在害怕。他害怕你会出事,害怕你不会回来。他自责,他不应该打你,他应该心平气和的哄着你,像以前那样把你捧在手里。他是真的爱你。他真的,爱惨了你。”你在月咏的怀里流着眼泪听着她说话,“每次他跟我说话总是三句不离你,无论说什么都会拐到你身上去。但又总是死傲娇死傲娇地一脸不耐烦地嫌弃你。他是真的很爱很爱你。”

              “我简直差劲极了。”你哽咽着,“明明哪里都不如你却在嫉妒你,明明知道他跟你们之间深深地不可动摇的羁绊却又总是怀疑。我明明,明明是一个差劲到极点的人,我不值得他去爱。我是真的明白了。月咏小姐,对不起用那么难听的话侮辱了你。”你抬起头与女子对视着,“我想我还是一个人再静一静会更好。我可能,终究是一个不值得被人喜爱的存在。抱歉,可以请您不要把我的位置告诉他们么?”

              “傻丫头。”月咏轻声叹了口气,“这不是你说不值得就不值得的事情。”月咏用那双美丽的眸子与你对视,“与其说你配不上他,不如说那个混蛋配不上你。相信自己,你告白的时候阿妙和神乐不是跟你说过么,给自己一点信心。还有,最后一点。”

             “其实根本不用我告诉,那家伙已经找过来了。”她用手指向你身后指了指,挑了挑眉开口道,“喂混蛋,你还在那站着干什么呢。”

               你被月咏放开,随后落入一个你所熟悉的怀抱。抱着你的那个人把他那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了你的颈窝轻轻地蹭了蹭你的脖子。

               你们俩个谁都没有说话,只是一个用着快勒断你腰的力气仅仅地抱着你,一个靠在另一个人的怀里低着头默默掉着眼泪。

               月咏吸了口手里的烟枪,勾着唇角看着你们两个。

              “对不起。”

              “嗯,对不起。”

——————

                于是你的闺蜜团又成功地新增了一员,你每天只要一有空准会往月咏那跑然后跟月咏各种撒娇要亲亲,然后被各种打跑。

                坂田银时都要怀疑你是不是要出轨了。(确认过眼神,是绿的帽子,没错。)

                银发男人靠在门口注视着跟神乐,月咏,阿妙在那吵吵闹闹的你,缓缓地扯开了一个笑容,“笨蛋。”

——————

               “砰!”门被狠狠的摔上,坂田银时默默地站在原地,“银…银桑…”神乐略有些颤抖的声音唤回了坂田银时的意识,他抬起头看向那个小丫头。

                “我好像让♡酱伤心了阿鲁…我明明知道的,♡酱不是那种会觉得月月是那种女人的坏人阿鲁,♡酱只是太生气了而已,可是我…”少女有些颤抖的声音让坂田银时的身子也跟着颤了颤。

                  是啊他当然也知道那个笨蛋是不会觉得月咏是那种女人的人啊,所以才会那么生气,所以才会打了她啊。坂田银时狠狠地抓了把自己的天然卷抓起你遗落在沙发上的外套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12:00了,依旧没有找到你。坂田银时停下一直奔跑着的身子,弯下腰大口大口的喘气,他脑海里划过了许多少女夜半跑出家门被人拐跑后奸杀的新闻,心止不住地打颤,他在害怕。

                 他匆匆地跑到了真选组狠狠地砸着真选组的大门,开门的是那个青光眼的女人☆,“诶?旦那?”她一脸错愕地看着坂田银时,坂田银时猛地上前抓起她的手却被少女身后急匆匆赶来的男人给打掉了手,“喂混蛋你在做什么?!”土方十四郎把少女揽进怀里怒视着坂田银时。

                 第一次,坂田银时没有跟土方十四郎吵起来,他匆匆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之后又跑走了,然后他找到了月咏,新八和阿妙。

                 他看着你在月咏的怀里嚎啕大哭,看着你一句又一句的说着自己差劲你不配什么的,拳头握的死死的。

                 后来他抱住了你,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抱住了你。

                “对不起。”其实我说的都是气话,傻丫头。

                  你被他背在身后,往万事屋走去。

                “你还单身么坂田先生?”你开口问他,“啊啊啰嗦!不单身了不单身了少女!银桑我可是一开始就跟你说过万事屋老板娘的称号非你莫属了的哦少女,反悔也没用哦。”

                  你“嘿嘿”地笑了几声在男人的侧脸上“吧唧”地亲了一口,“嗯哼,打死我也不反悔哦混蛋天然卷。”

——————

                  自那之后万事屋三人组就再也没有在八点以后回过家,坂田银时也再也没有错过你的招呼。你也再也没有吃过醋,只是因为吃醋的人换成了那个混蛋天然卷。

   

         

         

情人节贺文

情人节贺文
银魂篇
♡这里柳甫
♡幼儿园文笔勿喷哦
♡只来得及发混蛋天然卷的了qwq
♡剩下的明天补上
♡排版会有些问题哦希望不会影响小天使们的阅读
♡欢迎勾搭哦
♡人物属于猩猩,ooc属于我哦
♡再说一次这里柳甫,土方十四郎夫人,欢迎勾搭
♡么么啪♥

坂田银时的场合

       这个混蛋天然卷今天也依旧像往年的情人节那样一副“厌世”的样子。修长的双腿搭在桌子上,本来相当英俊的脸上吊着双死得不能再死的死鱼眼看着电视机里被采访的正在街上约会的小情侣与坐在沙发上一脸幽怨地拄着下巴怀疑人生的新吧唧同学共同探讨着‘为什么要有情人节这种肮脏猥琐又无聊的节日存在啊’的话题。
       刚走出房间正处于半梦半醒区间的橙发小姑娘愣是被二人身后那滔天的怨气直接吓醒了,“我说你们两个蠢货在干什么阿鲁?怨气都要实体化了阿鲁。”

      “啊神乐你醒了。”银发天然卷懒懒的掀起了眼皮瞥了小姑娘一眼,“银酱你们到底怎么了阿鲁,是被魔兽附体了么?还是早饭馊掉了。”神乐一屁股坐到新吧唧边上颇为担忧地看着快要坏掉了的两个人。

       “不,并没有,我们只是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我们的恶意而已。”新吧唧慢慢地抛出一句让混蛋天然卷背景色愈发阴暗的回答。

        突然万事屋内一片安静。

       “所以说啊为什么要有这种只为了○而存在的节日啊!年轻的少男少女不好好拼搏努力奋斗成天就想着○的话乡下的老妈会哭的哦,绝对会哭的哦!”某只一直消沉的天然卷的突然爆发吓了正吃进一片醋昆布的神乐一跳。

       “不要因为你们没有收到巧克力就要彻底否认这个节日和过节日的人们好吗,情人节又不是平安夜哪来那么多的炮可约啊银酱,人家都是真心相爱的阿鲁。况且去年你们俩不是有收到巧克力吗阿鲁。”神乐嚼着醋昆布一副大人样地教育着两个人,随后又面向了银发天然卷颇为认真地说,“要是真想要♡酱的巧克力的话就去要啊,这样一副与世界人民为敌的样子可不像平时的银酱啊,为什么要一个人坐在这里像个中○少年一样开始厌世论啊阿鲁。”

       被戳中心思的天然卷直接跳了起来想要反驳,然而却只是张了张嘴一副心虚的样子开始挖鼻○,边挖边小声地说“谁会想要那个蠢货的巧克力啊,那家伙一脸蠢样一看就不会做巧克力好吗,就算做了那也跟某个山地大猩猩一样做的也是生化武器吃了可是会死人的好么。”  

     “况且…”坂田银时顿了顿,连挖○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哪有大男人直接管女生要巧克力的道理啊。”

      “噗噗噗…银酱害羞了”笑的一脸猥琐的神乐被一家老板狠狠地弹了一脸鼻○。

       按住了扑上来要揍自己的橙发少女的头坂田银时用另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那一头卷毛对神乐和新吧唧留下一句“我要去做委托了。”后就放开了橙发少女的头朝门外走去。

      “…”神乐注视着坂田银时的背影然后颇为担忧地问新吧唧“呐,新吧唧…银酱他…真的没事么?”

       新吧唧推了推眼镜抽搐着嘴角道“啊…不可能会没事的吧,走吧神乐。”

     “嗯?”神乐不明所以地看着新吧唧,“去哪?”

     “去找♡酱啊。”新吧唧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穿着,“走吧神乐。”

——————————————————————————————————————

     “呐呐♡酱。”刚招待完客人的你被人猛地从背后扑住,你配合的拖住了那个人随后开口道“怎么了小神乐?又来要吃的了?”

     “才不是呢阿鲁!”少女从你的身上蹦了下来站到你面前鼓着包子脸佯装生气的说“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么阿鲁,你好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你才冷酷无情无理取闹!”你也配合的瞪大了眼睛叉着腰回击,“你那么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凭什么说我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神乐扬着下巴用湛蓝色的大眼睛狠狠地瞪着你,“明明就是你先冷酷无情无理取闹我才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

       店里的人都对这种情景见怪不怪了,一个个都满脸笑意地看着这你们两个活宝在这里闹。

        最后还是新吧唧笑着阻止了你们两个接下来准备大干(chi)一场的举动,然后突然一脸正经的问你“♡酱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你理所当然的回答说“情人节啊。”然后想了想又恍然大悟(误)地问新吧唧“是不是谁过生日啦?”

      新吧唧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是的,并没有人过生日哦♡酱,今天只是情人节而已。”

       你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那是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新吧唧轻咳了一声然后推了正在狂吃你手里的冰激淋的神乐一下,神乐被呛的直咳嗽好不容易在你的帮助下缓了过来又狠狠地瞪了新吧唧一眼给了他一拳之后冲你说“是银酱啦,银酱。”在看到你一刹那有些发红的脸蛋后露出了吉原妈妈桑般的菊花样笑容,“♡酱你的巧克力打算什么时候送呢?还有啊,干脆顺便直接表白好了阿鲁。”

       你干笑了两声后又小声道“哪有那么容易啊…喜欢银时的人那么多…又都那么优秀…哪能轮到我…他能接受我的巧克力我都要烧高香了。”

       神乐恨铁不成钢地狠狠拍了你两下“想什么呢你,你除了智商低个头矮饭量大勉强只有B罩杯有点胖一点运动细胞都没有颜值也不高污得像个变态又是个痴汉之外还有哪里不好阿鲁!”

        你默默地盯着她,幽幽地开口“就按你这么说我根本就没有优点了好么。”

       “总之!”神乐打断了你的话,“一会你就听我的,我一定能帮助你赶紧把巧克力给银酱然后再帮你顺利告白阿鲁!”说完还颇为自信地拍了拍自己那略平的小胸脯,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你吊着双银时同款死鱼眼盯着神乐看了一会后捂着脸蹲下身来“做不到啊…真的做不到啊…qwq会羞耻死的,如果被拒绝了的话…”说到这你又顿了顿语气相当的苦涩“一定会被拒绝的…那个时候…我会难过死的…还不如这样让我自欺欺人一直下去呢…”

         “♡酱…”神乐看着你然后也蹲下了身子,伸出双手捧起了你的脸轻轻地说“要相信自己阿鲁…你其实很棒的阿鲁。”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新吧唧也赞同的点了点头,“♡酱你的身上可是有很多别人没有的闪光点哦,多给自己一些自信吧,去告白吧。趁着今天。努力的踏出一步!”

         你看着两个人抿了抿唇然后又开口“说的是很容易啊…可我…”

       “啊呀婆婆妈妈的可不是你的作风啊阿鲁!拿出你平时的那种痴汉劲来阿鲁!”神乐一巴掌拍到了你头上,“呐新吧唧!”神乐回头命令道。

      “知道了!”新吧唧了然的笑道,然后转身跑走了。

       “…他去干什么了”你看着新吧唧那大有一江春水向东流一去不复返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架势嘴角抽搐的问道,“找银酱阿鲁。”

“…”

——————————————————————————————————————

 神乐说在桥上面对着小河看着烟花告白更浪漫一些于是你就被带到了桥上。

 周围人来人往,大都是恩爱中的情侣,男朋友搂着自己怀里的爱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河对面有人在放烟花,绚烂美丽的烟花照亮了夜空。

“这样真的可以吗…”你略微别扭的低头扯着自己的裙摆,这么短的裙子有生以来你还是第一次穿,“啊呀没关系的阿鲁,你不是有穿安全裤的么阿鲁。”

“♡酱很漂亮哦。”阿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回过身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阿妙~”

阿妙上前来给了你一个拥抱,笑眯眯的打趣道“打扮的这么漂亮是要给那家伙告白么?”

“啊…嗯。”你通红着脸承认地点了点头。

“那加油啊!”阿妙笑着拍了拍你的后背给你打气,“要大胆的坦率的把心里的话告诉他哦,这样他才能收到你的心意哦!一定要加油啊♡酱!”

感受着闺蜜的鼓励给你带来的力量你咬紧了下唇狠狠地点了点头,“嗯!”

“来了来了♡酱做好准备哦,那家伙来了!”神乐轻轻地拍了拍你的手,“加油阿鲁!”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后神乐就拉着阿妙跑走了,不过你敢打赌,他们两个一定会在离你最近而又看不见的地方注视着你这里。

你深吸一口气又呼出去,紧紧地攥住手里的包装好的巧克力目光坚定了起来,就赌这一次吧!

“喂喂新吧唧,你拉着我一路狂奔到这处处散发着酸臭味的地方来干什么啊,喂喂!你怎么又跑开了啊,混蛋小心我扣你工资啊!”混蛋天然卷慵懒却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你咽了口唾沫抿紧了唇然后猛地转过了身直面那个银色卷毛。

坂田银时被突然转过身来的你吓了一跳,在看到你的装扮后又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右手食指挠着自己的脸颊,然后开口,“啊…哈哈…♡桑有事么?”

因为他移开目光的动作而苦笑了一下,你微微低下了头,攥着巧克力盒子的手渐渐收紧…果然…还是不可能的么?

“♡酱!加油!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意传达到哦!”你被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微微回头就看见了阿妙神乐还有新吧唧。

你咬紧了牙关一跺脚一狠心猛地抬头,双目直接与坂田银时绯红色的眸子对上,在他惊诧而缩小的瞳孔里你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然后心没来由的放松了下来。

你把背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放在你的掌心上面,你紧紧地锁定着那双绯红色的眸子,用生平最大的嗓门喊出

“混蛋天然卷!我喜欢你!”

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来来往往的人都停下了脚步注视着你这里,或惊诧或含笑着或有着对你的勇气的赞赏。

你低下了头不敢再直视那个人的眼睛,双手紧紧地握着,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啊…说出来了…要被拒绝了么…

“…抱歉。”

心脏骤然一缩,眼眶瞬间红了起来泪水迅速在里面蔓延然后落下。

果然会被拒绝的,果然不可能是我的。

就在你想跑走的那一瞬间你被人揽进了怀里,脸紧贴着那人炽热的胸膛,耳朵边回响着那个人重重的心跳声,你微微瞪大了眼睛还没等你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事,你就听到你的头顶上方传来了那个让你听一次腿软一次的声音说出了那个能让你记一辈子的话。

“让你等久了…抱歉,让你一个女孩子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告白,抱歉。”坂田银时用下巴摩挲着你的发顶,你感受到揽着你腰的力量在变大。

“我喜欢你…♡酱。”

“万事屋老板娘的名号就是你的了少女,不接受任何反驳。”坂田银时微微松开了你抬起你的下巴直视着你的眸子。

你注视着那绯色的眸子,感受着那个人放在你脸上的掌心的温度,你不禁地伸出手覆在了那只大手上,另一只手则握住了那人置于你腰侧的手。

印在你心里的那张脸孔逐渐放大,属于那人的气息逐渐靠近,然后你便感觉到你的嘴唇上传来温热湿润的感觉。

你瞬间红透了脸颊,却并没有推开拒绝,你仰起头踮起脚配合着接受着那个人。

随着周围的人群爆发出了叫好声口哨声还有掌声等各种起哄的声音,烟花炸开的那一瞬间,你觉得,那一刻仿佛就是永远。

——————————————————

当天晚上你就住进了万事屋,虽然答应了坂田银时夫妻就应该同居的要求,但是你却自己单住一个房间。跟男人同床共枕什么的。还是再等等吧。

当然第二天早上你醒来发现你身处某混蛋天然卷怀里之后的反应,那就是后话了。

——————————————————————————————————————

新吧唧是在甜品店找到坂田银时的。

“银桑!总算找到你了。”新吧唧快步朝坂田银时走去。

“嗯?新吧唧,你来干什么啊,该不会是来跟银桑我抢巧克力巴菲的吧!告诉你哦,银桑仅有的跟巧克力画的上边的只有这个了哦!想都不要想哦!”坂田银时抬起眼皮看向新吧唧。

“…谁会想要你的巧克力巴菲啊混蛋!”狠狠地给了坂田银时一拳后新吧唧直接拉着他就朝外走。

“喂喂喂!混蛋!我的巧克力巴菲!喂!我可是付了钱的哦!但我还没怎么吃哦!混蛋!我可是忙活了一天连犒劳自己一下都不可以么混蛋!”坂田银时挣扎着颇为不满的抱怨道,然而,新吧唧并不理他。

新吧唧一路拖着他把他拖到了桥上,然后放开他就跑开了,被拖了一路的万事屋老板瞬间炸毛,正准备追上去却被眼前的身影定住了。

那个一直大大咧咧的女孩子,那个颜值不算高身材不算高性格也不算好的女孩子。

那个一直陪伴着他的女孩子,那个从在私塾起就粘着他的女孩子,那个,他喜欢的女孩子。

梳着漂亮的发型,抹了并不浓艳的口红,穿着淡粉色的纹着樱花图案的短款和服,脚踩着嘴里一直嫌弃着的木屐。

整个人都变了个样子,相当的,好看。

还没等坂田银时回过神来,少女接下来的动作直接让他愣在了原地。

“混蛋天然卷!我喜欢你!”

…喂喂…蠢货么你是…

明明胆子那么小,脸皮那么薄,却还是选择了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告白么?

啊…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啊…好开心啊…

“抱歉。”抱歉啊,让你这个女孩子主动开了口。

看着少女瞬间定住的身影,他深知少女误会了他的意思。

他走上前一步,将少女搂进怀里紧紧地。“让你久等了…抱歉,让你一个女孩子告白,抱歉。”让你等了这么多年,抱歉。

“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习惯了很多年。一直一直。喜欢你。

“万事屋老板娘的称号就是你的了少女,不接受任何反驳。”从此以后,就跟阿银我混吧,跟我一起养那两个熊孩子吧,不能退货的啊。

捧起少女的脸蛋,从少女那清澈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坂田银时唇角的笑意愈发扩大,慢慢地低下了头吻住了那张自己肖想了十多年的嘴唇。

啊…阿银我…超——幸福的啊。

#关于520小段砸#

新人发文
人物可能略ooc
这儿方頔,多指教/跪x
①大菅

      “大地!”泽村被眼前突然蹦出来的人吓得倒退一步,“啊…哦,菅。”支吾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解地问人,“有什么事么?”
      眼前人双目亮晶晶的让人移不开眼,“今天是520哦。”
      “……”某人不明所以,反问一句“所以…?”
      菅原一脸恨铁不成钢,无奈的叹了口气,四下看了看,见周围无人便踮脚仰头快速的在人唇上印下一吻后一字一顿道,“我 爱 你”
       随即带着笑微红着脸跑开了,徒留泽村一人呆立在原地脸红。

②月山

       那人已经偷看自己不下十次了…
       月岛面部表情仍旧毫无变化,内心波动却很大。“喂,你…”
        “月,今天是520。”那人忽的打断了月岛的话。略微不爽地皱眉,月岛抬颌示意人继续说下去,“我,我……”那人支支吾吾的也没说出来个什么,终究是红透了脸低下头去。
        …wtf?没了?月岛此刻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些想笑。想起刚刚那人眸中明显带着的期待,月岛终是一脸无奈地瞥了那人一眼。“喂。”
        山口抬头看向月岛却被突然放大了无数倍的脸吓了一跳,随后后脑勺覆上一只温热的大手,唇也随即被人封住。
        一个绵长的吻过后,月岛满足的又舔了圈人被亲红肿起来的唇,嘴角缓慢扯出一个弧度“520”
        BOOM——瞬间爆炸